比赛被淘汰的原因经我分析有几个,现在做一下总结,其一:主要原因是我的阴茎不是正常弯曲,我的阴茎是成螺旋状弯曲,我的这种阴茎据历史考证非常罕见,听说只有猪的东西是这样的。阴茎成螺旋状弯曲这事儿得从我父亲王小波王二先生说起。在这里我得补充一下,我父亲称他的书名叫“王小波”,江湖名字为王二,他经常称自己是‘江湖浪子王二’,在江湖上无论干下什么事情都把自己“浪子王二”的大名留下,但据我所知我父亲不叫王小波,也不叫王二,他的真实姓名是王八。我祖先不知道在哪个朝代开始就有了一套改名字的独有方法,在今天的眼光看来可称得上专利了,其实这个方法说起来也蛮简单,就是老大叫王大,老二就叫王二,老八就叫王八……所以在我的家族中父亲和儿子是一个名字已经不足为奇,比如像我的爷爷叫王三,我爷爷的父亲也叫王三,平时也倒不是什么大问题,问题是有一次我爷爷的父亲和母亲做爱的时候,我爷爷的母亲大呼王三――我要,此时在屋子里吃面的爷爷以为是母亲要吃面,急忙狂奔进屋去了,最后打断了我爷爷的父母的性活动。如此几次之后,导致了我爷爷的父母的性生活开始了不和谐,于是更年期的急躁与枯萎过早的表现出来,这主要还是要怪我的爷爷太不知事,别人在做这种事情的时候你怎么能打扰;还有就是怪我家太小,总面积就20平方米,还有隔音效果差,这才导致了我那正处在青春期的爷爷无法抵挡那要命的呼唤。如此的误会还真个不少。还有一次是我奶奶一个人在家,那时我爷爷参加抗日战争已经出门五年了,也就是说我奶奶已经五年没有做过爱,这使她的欲火长期得不到压制,于是经常一个人在床上玩弄生殖器。那时我家就20平方米,我奶奶在20平方米的房间里玩弄生殖器,这可是相当危险的事情啊。而且她还在玩弄生殖器过程中直呼我爷爷王三的名字,而这时我爷爷的父亲性生活正处在不和谐时期,他听见有人大叫他的名字,于是狂奔进屋,看见一个裸体女人躺在床上,压在心中的欲火让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就上了,要知道,在农村,而且是那个战火燃烧的年代,女人能得到一次性高潮是很不容易的事情。经过这一次后我奶奶就怀上了孩子,这个孩子按推断就是我的父亲王八同志,如果这是个真命题的话,我父亲和我爷爷应该是同辈的了。对于我父亲是王八这个事情我父亲一直都很埋怨我的奶奶和我爷爷的父亲,因为刚好我父亲出生是第八个儿子,所以他必须承受王八这个名字。但至于我的名字叫王小小波这个问题我一点都不清楚.要知道我爷爷的父亲在生产制造我父亲的原材料时已经五十几了啊。这个年纪生产的原材料质量上肯定存在很大的问题,那么制造出的产品肯定也有很大的问题,事实证明我父亲确实有很大的问题,在那个盗版猖獗的年代,我父亲不是原装的,成了一个盗版的伪劣产品。首先是他全身通红,满身都是毛,而其体形庞大,生殖器成螺旋状弯曲,在这里我的阴茎成螺旋状弯曲很大可能跟他有关;而且他天生色盲,反应迟钝,但至于我父亲后来怎么当上数学家的,我对这个一直比较疑问。

  我爷爷的父亲有十三个兄弟,老大叫王大,老二叫王二,一直叫到王十三。在那个繁殖的年代,人的生命力是多么的顽强,据说我的爷爷有十四叔和十五叔的,但被当时洪秀全用三千童子祭天的时候拉去宰了。对于当时我爷爷的五叔王五,也就是江湖上抗着一把大刀的‘大刀王五’,他为什么跟着孙中山先生闹革命,和洪秀全杀了他两个弟弟有着直接的关系;据我爷爷说我爷爷的五叔‘大刀王五’是个莽汉,一介草莽,按现在的说法就是个傻B,听说他当时喜欢行侠仗义,大刀杀人大块吃肉。在这里我得补充一下我们接触的武侠小说,也就是金庸先生的一些小说故事,他书中的所谓大侠,大都是些杀人淫血的恶魔,我就想中国当时的法律真的就这么烂吗?我们看金庸的书,只是在鲜血流淌中获得快感,其实这里的金庸是不道德的,关于道德与不道德这个问题却又不能用普通的道德准则来衡量了,按现在的社会就是说,只要你整得着钱,你就牛B,管他道德不道德呢?这样说来,金庸也没有什么不道德的,反正他整着钱了。当时我爷爷的五叔大刀王五就是这样干这不道德的事情,无论他杀了什么人,反正就是杀人了,而且还整着了一些钱,这样的话,他就不管道德了,因为连当时的天下第一淫妇慈禧都干不道德的事情,那王五的不道德确实容易让人忘却。

  在这里我必须证明一下我爷爷的五叔‘大刀王五’是个傻B,我们说一个人是傻B不能白说,你要有证据,在西方国家证据说了算,但在我身边,好像不是证据说了算,是我父亲所说的‘领导上’说了算,那么假如我是‘领导上’的话,我说大刀王五是个傻B也不需要什么证明,但问题是我不是领导上,所以我必须证明。

  证明一:

  在这里我按照贾平凹同志的方法证明:

  条件:关于我爷爷的五叔大刀王五是个傻B 在我‘隐去的两万五千字’中有详细介绍,预知详情,请看我的《王五是个傻B》这本书。

  结果:所以我爷爷的五叔大刀王五是个傻B。

  证明二:

  在这里我用余秋雨先生的方法证明:

  条件:关于王五是个傻B在这里我不必多说,你们应该知道,而且作为中国公民也应该知道才对。而且这个问题我在我新书中有介绍,如果你们想了解,可以看看我的书。

  结果:所以我爷爷的五叔大刀王五是个傻B。

  证明三:

  在这里我用琼瑶阿姨的方法证明:

  条件:大刀王五真的是个傻B,为什么不是一个傻B呢?怎么可能不是一个傻B呢?没有理由不相信他是个傻B,他肯定是个傻B,绝对是个傻B……

  结果:所以我爷爷的五叔大刀王五是个傻B。

  证明四:

  在这里我得用周星驰的方法证明才能很简洁的说明问题:

  条件:因为我爷爷的五叔大刀王五是个傻B。

  结果:所以他是个傻B。

  证明到这里可能读者们还是没搞懂,因为他们是大师的证明方法,比较有深度,最后我还是得用我自己的方法证明一下:

  条件:因为我是个傻B,那我父亲王八大人也应该是个傻B,根据遗传的话,我爷爷也应是个傻B,以此类推。

  结果:所以我爷爷的五叔大刀王五是个傻B。

     在那个繁殖的年代,一句‘人多力量大’可没有把我奶奶的子宫折磨坏了,而且还把我爷爷的生殖器差不多给磨成一根针了。我爷爷奶奶受了‘领导上’的鼓励,日夜加班加点生孩子,他们一生居然生了二十几个娃儿,我最小的叔叔叫王二两,至于为什么叫王二两主要是因为我爷爷违背了家族改名的传统,这倒不怪他,因为家族历史上没有生上二十几个的,所以我最小叔叔的名字很不好改,因为他是第二十二个孩子。我爷爷想要是改个王二十二不是很顺口,于是就破天荒地改了个王二两,这种高智商的方案我爷爷居然能想到,因为我王二两叔叔出生的时候正好二两,就如一个小老鼠那么大。这个个头却给我爷爷奶奶带来了很多的麻烦,那时候是全民运动时期,比较流行批斗,就和今天的超女差不多,全国上下都参与到这个活动中来。我爷爷奶奶是挨斗比较多的一对苦难夫妻,其主要原因就是我叔叔的个头小,‘领导上’说我爷爷奶奶不诚心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不努力,居然居心叵测的故意生出一个二两的东西来,无论我爷爷奶奶怎样讲已尽了最大努力,生殖期严重磨坏……可戴小红帽的同志还是不能饶过我的爷爷奶奶,在最高领袖的“阶级斗争要天天讲,月月讲,年年讲“的血腥号召下,还是要批斗,天天批,最后到了‘超女总决赛’的时候,也就是当时的高潮时,‘领导上’说要处死我王二两叔叔,不能让他将来吃共产党的皇粮。

    在这个世间,无论孩子的个头有多大,父母都舍不得丢弃的。我奶奶不忍心我王二两叔叔被处死,于是想了个办法,就是找一个老鼠来画了装,因为我王二两叔叔鼠头鼠脑的,这个装画起来倒简单,而且很逼真。最后我奶奶拿着一只老鼠当着群众的面一脚踩死了,这样在小红帽们的大声喝彩中我奶奶就成了革命的好榜样。

    后来我见过我的王二两叔叔,他确实长得挺小,都二十几岁了才一个兔子那么大,我奶奶把他养在笼子里,就像一只兔子一样……

    后来我又听说我奶奶在怀着我爸爸的时候曾喝过一瓶‘蒙牛酸酸乳’,按我奶奶的说法是当时广告打得很火,又是革命时期,所以忍不住就喝了一瓶,于是导致了我父亲生下来后身上一直有一股酸臭味。据我父亲说这种酸臭味是直接导致他和他的情人陈清扬分手的重要原因。至于我父亲和陈清扬的关系最后这么样了,我在这里可以告诉你,陈清扬是我的母亲。

  关于我父亲王八和我母亲陈清扬的故事我得从头说起。

  “那是2002年的第一场雪,比2002年的来得稍晚了一些。”这是赵本山先生小品中最俗气的一段话。我引用在这里只是想说明一点,幽默是需要一定水准的。“曾经有一段真挚的爱情摆在我的面前,我没有好好的珍惜,到如今遇到了你,我没有后悔……”这是我父亲第一次向我母亲陈清扬说的话。那时我父亲被下放到云南,到一个叫“俭朴寨”的地方上班,其实所说的上班就是放牛,我父亲是个数学家,他的逻辑思维很牛B,但面对牛的时候,他的逻辑思维一点都用不上,自然我的父亲没能把牛放好。按道理说该放牛的去放牛,数学家去搞科研,但当时‘领导上’在“全民皆尧舜”的指引下安排了我的父亲去放牛,其实这也没什么办法,毕竟那是一个浪漫的年代。在这里我需说一些闲话,就是关于我的女人的问题。有一个长得挺好的小姑娘把我给蹬了,被一个外企的老总给撬了去,原因是我没钱,我说我他妈的刚毕业怎么能和那些打拼了很多年的流氓比,但是这个小姑娘就是抗拒不了‘老毛头’飘落在肉体上的感觉,甘愿把那纯洁的阴道向那些肮脏的生殖器开放。我的大学生涯结束得太快,在学校我是个好学生,年年拿奖学金,但是我出来后什么都不会,是个不折不扣的傻B。所以我得说现在的大学都是狗屁,什么都学不到,只是批发螺丝钉,零售机器或者是“高级妓女”的摇篮,失业的避难所。根据逻辑三段论,这样的话爱情也是狗屁,爱情不能吃饭,爱情没有金钱重要,有金钱才可能有爱情,才有爱做。这样说来我们这个时代也挺浪漫,只是更随便些,更无所谓些。

  我父亲刚到‘俭朴寨’的时候生活极其艰苦。因为‘俭朴寨’确实是名副其实,真的十分俭朴。平日就吃荞麦和玉米,一年难得见一次肉,这样我父亲严重营养不足。我说过我父亲五大三粗,食量惊人。面对这样的生活,他的身体日渐憔悴了,我父亲一直厌恶的不是自己身体的憔悴,而是‘领导上’安排他放牛这个问题,因为他是个数学家,放牛的数字局限性太小,但是我父亲面对这样的问题还是没有倒下,还是继续着他数学的梦想。他尽量让自己的脑袋里充满数字,比如3头牛、有12只脚、有2根牛鞭和1条牛B缝。我父亲数清楚这些后觉得特牛B。但后来觉得这些数字太小,太没有挑战。于是他又提出了一个伟大的命题——数清牛身上的毛有多少根。我父亲觉得这是个数学上极大的挑战,假如这个命题干成,得个数学最高奖沃尔夫奖是没什么问题的。于是他每天开始拔牛身上的毛,并且把每天数清的牛毛统计在一个小本子上,以便以后计算。这样持续了一个月,终于把牛身上的毛算清了。本来这个命题可以拿沃尔夫奖,但是据沃尔夫奖组委会考察研究,发现我父亲拔的那头牛处在换毛期,没有代表性,这样不能作为多数牛的毛数量的准则。于是不能给我父亲这个奖。当我父亲拔完了牛毛的时候,牛就变成了一只裸牛,而且此牛又是只母牛,正值青春期的我父亲王小波先生看见一条裸体母牛摆在他面前,原始的对性的冲动让我父亲王小波先生脱了裤子狂奔向牛。那母牛开始还很高兴,但看见我父亲的生殖器是呈螺旋状弯曲,摆腿就是一大脚,这一大脚正中我父亲的下档。这个举动就像我比赛时评委看见我螺旋状弯曲的生殖器就一大道红差一样。这样我伟大的数学家王小波先生成了阳痿。

  我父亲王八说他小的时候很渴望长大,为的是能早一点有性生活,而当有性生活后又觉得很想念童年,所以他说‘性’是使人变成傻B的一个重要行为,而我悲惨的父亲王小波先生还没有真正的有性生活便被踢成了阳痿,这是他悲剧人生之一种。

  我父亲说他的阳痿是他的情人小孙治好的,对于这个观点我母亲一直反对,我说过我母亲是陈清扬,当时我父亲被牛踢的时候,我母亲正经过我父亲的身边,那时她俩在一个队里插队,彼此见过几面,打过一些性暗示的招呼,但谁也没睬谁。当时我母亲看着我父亲光着身子向裸体母牛狂奔去的时候,觉得男人脱光了衣服才是最动人的。但还没有等我母亲反映过来,就听见了一声惨叫,接着看见我父亲应声倒下。她出于人道主义急忙跑过去的时候看见了我父亲螺旋状的生殖器,这令人心惊胆战的生殖器把她征服了,这说明我母亲当时也不是一个什么好人,因为传统的观念应该是:看见这种东西应马上把眼睛蒙起来,但我母亲不但没蒙起来,而且还大大的睁着。当时还有一个重要的情形我得说说,就是我父亲被牛踢后我母亲跑过去把他扶起来,但我父亲体型庞大,我母亲身体弱小,这样我母亲无法抗住我父亲,于是便摔倒了,我父亲倒在了我母亲的上面,此时正好有一群小红帽经过,看见了我父亲压在了我母亲身上,并且一丝不挂,最要命的是 红肿。按照伟大领袖的一贯思路很自然的认定我父亲和我母亲在干坏事,便把他们抓走了,开始了批斗,批斗他们搞破鞋,于是我伟大的数学家父亲王小波和我无辜的破鞋母亲陈清扬便开始了他们的被批斗生涯。

  听我父亲说,他和我母亲的关系就是那段批斗生涯中产生的,但我比赛被淘汰这个问题我得怨我的父母,因为我生殖器呈螺旋状弯曲是他们造成的。

  关于我比赛被淘汰的原因二是因为我嗓门太小。对于这个问题我还是学学余秋雨先生:关于我比赛被淘汰的原因请看我的《关于我比赛被淘汰的原因二》这本书。

  后记:这篇文章只是作者仰慕王小波先生而作!作者本身与王小波先生并无任何血缘关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