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首战完败意大利的糟糕状态是目前中国女排综合实力的真实写照,那么,王宝泉的执教理念基本可以盖棺论定了。

  客观而言,王宝泉上任以来已尽其所能,但与他的忘我付出不相匹配的是,已烙刻下鲜明“王氏印记”的中国女排,其整体态势却每况愈下,与同样不在状态的意大利队过招,几乎只有招架之功,鲜见还手之力,如此尴尬场景与糟糕结果绝非缺乏拼搏精神的牵强解释所能搪塞敷衍的。中国女排的人员架构如今虽青黄不接,却远未到山穷水尽时,导致女排直线下滑的内因是:王宝泉死抱所谓的“天津模式”不撒手,自以为,只要将在国内赛场屡试不爽的成功经验在女排如法炮制,即万事大吉。殊不知,这种刻舟求剑般的僵化思维与国际排坛的整体发展脉络已水火难容,中国女排若不能尽快“去天津化”,势必在王宝泉设计的错误道路上越走越远!

  “天津模式”违背世界潮流

  也许有人会问,王宝泉执教天津女排打遍国内无敌手,他的成功经验备受国内排坛认可并推崇,为何“天津模式”搬到世界舞台上,就变得不堪一击了呢?

  之所以会出现一种模式两样成效的冲撞结果,皆因国内外排坛的具体参照性不同所致。国内球队的整体拦防水平不够、调整攻能力不强,天津女排以自身不失误为前提、凭借打吊推抹的“太极柔功”足可将国内球队锐气磨平,即便以辽宁女排网前攻击力之强,照样被天津女排拖疲拖垮。简言之,天津女排这么多年之所以一枝独秀傲立排坛,并非自身球员多么优秀,打法多么先进,而是国内球队的整体攻防能力太稀松平常,天津队“以己之不败待敌之可胜”,只能说明国内排坛的竞争力是何等疲软脆弱,若将这种低层次的成功经验升格为中国女排的指导思想,欲混迹国际排坛多半自取其辱。

  仅以前几年的亚俱杯而言,当时拥有杨洁、李珊、王茜、霍晶等核心队员的天津女排对阵泰国俱乐部队,两次交手一负一胜,天津队最终惊险夺冠。但到了今年的亚俱杯,拥有李珊、殷娜、霍晶等队员的天津队再碰泰国队,却惨败而归。泰国俱乐部队的整体实力较之天津队尚存差距,但泰国队只要能确保自身一传体系的稳定,就能将天津队掀翻马下。试问,复制“天津模式”的中国女排一旦走上国际赛场,一旦遭遇攻防体系更为强大的巴西、意大利、美国,结果又将如何?

  “天津模式”的弱点

  为何说王宝泉笃信的“天津模式”无法与意大利、巴西等欧美强队抗衡呢?原因有二,一是国内球员的综合能力不济;二是这种保守的防反战法在欧美球队以高度、力量为主的攻防体系前,明显处于下风。

  遍数王宝泉麾下的女排球员,除王一梅、惠若琪外,还有谁能打调整攻?而巴西、意大利队球员,即便在一传不到位的前提下,依然能够凭借优越的身体素质从容调整,化被动为主动,打出一锤定音的超手进攻!在国内排坛,天津队的攻击力并不突出,球员的主动得分能力也有限,怎奈与之对阵的国内其他球队的拦防能力太烂,天津球员虽然很难打出欧美球员的高点强攻,但打几个快球,搞点网前的抹吊推拉依然能克敌制胜,可是到了国际赛场,欧美队员能将力量和高度发挥到极致,日本、泰国等亚洲队伍能将速度和节奏运用纯熟,这种对抗早已不是国内联赛的水平可相比拟的,如果中国女排的防守、反击能力还维持在“天津夺冠”的水平,取胜无异天方夜谭!

  就具体战术而言,王宝泉是期待多点开花的,但他对中国女排的天津化的多元改造,不是建立在球队整体攻防水平提高的基础上,而仅仅将为对号球员量身打造的机械打法拼接到球队的整体战术框架中,这样一来,中国女排的战术看似五花八门,但落实到实战中却每每各自为战,沦为开花不结果的花拳绣腿,中国女排首战对意大利的有效进功率仅为34%……王宝泉对女排的“天津化改造”已破绽百出。

  现在看,蔡斌执教时提倡的中间加压、两边拉开的战术还是比较符合现代排球的发展脉络的,蔡斌的误区是将砝码压在了天津队员身上,而这些天津球员受王宝泉执教理念的影响可谓根深蒂固,蔡斌想在这些技术动作基本定型的天津球员身上重起炉灶,谈何容易?即便如此,蔡斌指导天津球员李娟时,要求李娟以后排进攻为主要辅助手段,李娟打后排攻的速率还是相当不错的,可惜到了王宝泉的麾下,李娟的后排进攻基本消失,只有惠若琪还会偶尔打一打后排进攻,也只是在前排卡伦的时候才使用。

  令人不解的是,后排攻不仅被欧美球队玩得出神入化,连身高、力量在中国队之下的日本队,甚至平均身高不过一米七几的泰国队,也将后排攻纳入自身的战术体系,且屡有建树,王宝泉为何对这一先进战法视而不见?

  用人有偏袒之嫌

  王宝泉将“天津模式”在中国女排身上复制粘贴的,不仅仅是其指导理念、战术框架,还有用人。

  不知为何,无论来自天津的魏秋月表现多么糟糕,王宝泉却始终将这位移动速度慢、传球缺乏想象力的昔日爱将奉为上宾。魏秋月传给的马蕴雯只有背飞,传给薛明的只有三号位近体快球,被对手拦死后,魏秋月依然不知变通。

  魏秋月传给王一梅的球,高度、速度都不够,王一梅打这样的球很不顺手,再加上魏秋月的传球几无隐蔽性、突然性可言,对方拦防王一梅的成功率自然直线提升。二传是一支球队的核心,而魏秋月只有单调的三板斧功夫,今后的上升空间有限,既然如此,王宝泉为何不给卞雨倩等年轻二传更多的表现机会呢?

  还有主攻陈丽怡,无一传无拦网、也打不出调整攻,面对欧美高拦网,明知身高和力量不足,陈丽怡依然强攻猛打,不知机变调整,借助打手出界得分,像这样缺乏潜质与悟性的球员,还需要继续重点培养吗?如果要说进攻节奏和下手速度,霍萱比陈丽怡强得多,杨婕也是有特点的球员,王宝泉为何对这些球员如此苛刻,不肯分给她们一星半点的锻炼机会呢?

  打完总决赛后,中国女排就要备战近在眼前,竞争更为激烈、形势更为严峻的世锦赛了,就女排目前的表现看,要想在世锦赛上夺牌,难度之大超出想象,难道非要让冯坤、周苏红等过气老将火线救场,方能化险为夷?即便女排侥幸世锦赛过关,以这样的状态征战伦敦奥运会肯定没戏,王宝泉必须从现在起就下定决心培养更具潜力的新人,尽快抛弃严重落伍的“天津模式”,打造符合世界排坛发展潮流的先进战术,否则,中国女排很可能有如自由落体般迅速沉沦,最终从世界女排的强队名单中,被无情划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