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说众位头领看罢校武对阵图,各自回去早些休息,好生准备。待到次日,在东校场聚齐,威风凛凛亮相。只见宋江令旗一挥,较武比试在锣鼓助威声中开战。宋江站在令台上放眼看去,三十二位豪杰捉对比试,战得难分难解。

  这边吴学究和小李广花荣各自骑着马对阵。吴用原本教书先生,哪里使得什么兵器,便随手抄得一根木杖,花荣也不拿刀只挽着弓引马游走。但见花荣调转马头而行,吴用纵马跟上前追,突地花荣反身捻得一支箭搭在弓上,“嗖”地射出。只惊得远处的宋江暗呼:“不好!”也该是吴学究有幸,马蹄踏到块碎石身子一偏,箭从肩膀头贴着飞过,落在地上看时却没有箭头,原来是花荣怕伤到军师将箭头先前都给卸下了。花荣见没射中吴用,心道惭愧,想自己端不该对军师这般不敬。于是暗中脚下狠踢马肚,那马儿受惊抬起前蹄嘶鸣,花荣假装失足趁势滚下马来。这吴用如何不知花荣心思,赶忙勒住缰绳翻身下马,将地上的花荣扶起。这一场终究是算作吴用胜了。

  宋江暗自点头,转身见那面青面兽杨志与母大虫顾大嫂二人。顾大嫂使出一条熟木棍,杨志不敢用刀,也拿着木棒迎战。两人甫一交手,刚只斗了三个回合,杨志一棒加劲打在那木棍上,顾大嫂便把不住脱了手。顾大嫂拾起地上的木棍,对杨志赞道:“杨兄弟真是好手段!”杨志回道:“都是孙家嫂子手下留情。”

  宋江笑着转过头再看这边,赤发鬼刘唐与百胜将军韩韬正打得难解难分。刘唐正手执一把朴刀,韩韬便使着自家兵器枣木槊,二人你来我往,兵器交错,直斗了半晌。韩韬使了一记虚招佯攻刘唐上肩,刘唐赶忙举刀来挡,却见光影一转正打在迎面小腿骨上,刘唐下盘不稳应声扑倒在地。赤发鬼心中不服,爬起身来只待挥刀再战,却见对面韩韬抱拳施礼道:“哥哥承让了。”刘唐怎得再打,只抱拳应道:“将军果然好本领,我自是输了。”

  校场边最远处是鲁智深与武松二人,鲁智深笑道:“二郎兄弟,你我自二龙山下来就不曾再试过武艺,来来来,今天就比他个痛快。”武松合拳应道:“只听得哥哥的。”跟着便斗了起来。但见一边是红袍的和尚,一边是灰衫的头陀,一个胸前挂配数珠,一个头上顶戴界箍,一个挥舞百斤禅杖,一个灵动两把戒刀,来来往往百十个回合不分高下,只斗得飞沙走石,昏天黑地,正是:昨日野莽舞双龙,今朝山中斗二虎。待斗了半晌,日头已经下了头顶,鲁智深忽地停住铁杖,道:“兄弟,且丢下兵器,再来拳脚上比划如何?”武松撇下戒刀,道:“甚好。”便只又见红灰两色卷成一团。

  其他头领对阵都已经战罢分出了胜负,围在校场两边战满了为二人叫好助战。待得又斗了二百多回合,只见日头已经走到西边,校场上映着的人影越来越长,这两人的拳风竟然不见丝毫减弱。宋江见状挥动令旗,二人跟着停手。宋江笑道:“两位兄弟真是好身手,让我等有幸开了眼。你二人武艺真叫难分伯仲,只怕再打上三天三夜也是这般。”鲁智深仰头大笑:“今天真是一个痛快!二郎兄弟,你我二人再去酒桌上比个高下怎样?”武松笑道:“如此真顺了小弟的心意了。”于是携了手,与众位头领呼应着一起喝酒去了。

  等到晚间,铁面孔目裴宣将今日比试的结果呈与宋江。宋江看去,十六场比试都有了结果:

  智多星吴用取胜小李广花荣

  青面兽杨志取胜母大虫顾大嫂

  黑旋风李逵取胜神机军师朱武

  玉麒麟卢俊义取胜鼓上蚤时迁

  霹雳火秦明败给小霸王周通

  小旋风柴进败给拼命三郎石秀

  行者武松战和花和尚鲁智深

  百胜将军韩滔取胜赤发鬼刘唐

  九纹龙史进败给双抢将董平

  矮脚虎王英取胜浪子燕青

  美髯公朱仝败给小温侯吕方

  铁叫子乐和战和病关索杨雄

  金枪手徐宁败给母夜叉孙二娘

  锦豹子杨林败给丑郡马宣赞

  活阎罗阮小七战和玉幡竿孟康

  操刀鬼曹正败给两头蛇解珍

  宋江看罢,只顾点头。裴宣道:“今天真是成全了兄弟们的好兴致,各个都称斗得好。”宋江回道:“当初和军师商议也为如此,好教兄弟们日间重拾刀棒,不忘练武。”毕竟明日众人再战结果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