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想讲个鬼故事,我自己的鬼故事,亲身经历的诡异事件……

  一、鬼嫁

  我是个普通人,安徽籍,生长在江南水乡芜湖,江河湖泊占了这个小城市的一

  半,而另一半则给了起伏的山峦。我可以说从小被水围绕着长大,周围尽是小湖水

  塘,一有空就会被大人带着去湖边玩,玩着玩着几乎所有这个城市的人都会了游泳

  ,就像我表哥夏天一放学就往湖里钻人称“浪里肥蛙”,是的他很胖,浮力大。而

  我,在湖边住了二十多年任然是旱鸭子一只。小时候的我很娇弱,这个词可能不适

  合在男孩子身上,但我小时候的的确确好几次被女孩打哭。二十年后,老妈看我太

  软,就把我送到了成人改造中心——中国人民解放军一线野战部队。在部队蹲了两

  年回来,完完全全改变了自己,从一个“娘炮”转变成一个痞子、流氓、充满男人

  味的古惑仔,起码我刚退伍回来的造型是:一身绿军装,擦得贼亮的皮鞋,板寸头

  ,耳朵上面的头发剃了两道醒目的疤,嘴上叼了支“红狼”,一口一句TMD。让我老

  妈对我是否真的是她儿子的身份怀疑了很久。

  我退伍后两个月一直在家待着,偶尔跟狐朋狗友外面玩玩,大部分时间在家上

  网要不然就和战友吹牛逼。这段时间闲在家陪老妈过年,准备过年的年货,终于又

  和家人吃了顿年夜饭高兴之余又深感压力,各种亲朋好友问我今后打算、有没女朋

  友之类的话题,让我头疼不已。我掐指一算,我都22了,一事无成,一女木有,顿

  时我有种天旋地转的感觉,我开始为未来操心。

  网上求职,我的学历高中,技术特长如果有吹牛逼的话我绝对特长。工作难找

  ,最适合我的就只有保安,这种高曝光度的职业我深深地感觉不适合我,我心中自

  认为当城管蛮合适我。晚上睡觉梦到自己当了城管,被一帮人吊起来轮着弹小JJ。

  第二天起床,我决定还是老实当一名技术型人才,于是上网咨询,找到合肥的一间

  职业技术学校学电工,学期半年,学成包就业!!!于是我去了合肥,坑爹了开始

  千辛万苦找到学校,报了名,领了生活用品,来到了宿舍,我冷汗直流,这里

  比我当兵住山里的环境还艰苦,宿舍又小又破,有两张上下层铁架床,环视一周还

  是两张上下层铁架床,TMD整个房间就两张上下层铁架床还锈的可以。宿舍里有个带

  高度近视眼镜的瘦子,应该是室友,他很热情的和我握手自我介绍,然后突然向后

  跳出一米,表情惊讶状对我说:“兄弟,我看你印堂发黑,头顶似有黑气缭绕,3日

  之后必有大灾,看你我有缘,我来帮你度过这一劫。”说完从床底下掏出一箱子,

  打开“兄弟我这有各种驱魔降福法宝,绝对是少林真鉴大师开过光的,想当年林正

  英就是用这些打僵尸的!六折卖你,怎么样哥们。”我勒个去啊……………………

  还没到开学的日子,我和我唯一的室友相处了六天,这六天里我铁了心不买张

  成的东西,对了他叫张成,自我介绍说他是谁谁的的第十八代传人,能把奥特曼家

  族人员的名字倒背如流。这几天他见我不买他的东西,也不在向我推销,对我冷淡

  了许多,渐渐的我发现了他和我有个共同点 。

  这天大早上起雾,我的宿舍在四楼,走到阳台上看天上有阳光射下,但就是穿

  不透这层雾,楼下被雾遮挡,隐隐约约看不见远处的物体,身处江南地带,这种景

  象见怪不怪,可就在我刚要转身回去的刹那,一抹红色映入我眼帘,一女人从薄雾

  中走来,遇见在楼下扫地的看门老头和他打了声招呼,她微微一笑,秀发飘动,樯

  橹间灰飞烟灭,那美丽的轮廓让我看傻了眼。不久,她消失在远处的迷雾中。我深

  吸一口气,心想她就是我喜欢的类型,此时不追还等何时!我猛地转身,看见张成

  就站在我旁边傻傻的看着楼下,慢慢的留着口水。没过一会儿,看门老头就看到我

  两一起从楼上冲下来。

  “老大爷,请问刚才的和你打招呼的女孩是谁啊?”我喘着粗气问。

  “什……什么老大爷,是……福伯。”张成上气不接下气的喘着,“福伯早上

  好……刚才那女孩是……是谁啊?”

  看门老头也就是福伯看着我两的样子,笑呵呵的说:“你们说小婷啊,她是这

  个学校的老师,好像是教电脑的吧?”

  是这学校的老师?!我顿时对这个学校的好感度大幅上升。我继续问道:“她

  去哪了福伯?”

  福伯指指大门说:“出大门往右拐了。”

  福伯刚说完我和张成一起冲了出去,右拐前面是条马路,对面雾蒙蒙的看不清

  ,一丝红色浅浅的出现在雾中又消失不见,我两猛冲过马路,突然听见旁边有人大

  叫了声,我回头看见一女孩跌倒在马路中间,一辆轻卡疾驰而来,不远处一老头对

  着女孩失声呼救,转瞬及至,脑中容不得多想,我冲了过去,没想到竟然有人比我

  先冲到女孩那并抱起她,但却根本来不及后退,眼看卡车就要撞过来,真是说时迟

  那时快,我冲过去抓住那人的后衣领使出全身力气猛地一拉。卡车在我面前疾驰而

  过,我抱着那个救小女孩的人躺在地上猛喘粗气。真是千钧一发,老妈保佑。

  张成跑过来出伸手急切的问:“你没事吧?”

  “没事。”我说着想拉他的手从地上起来,却看见他把我怀里抱的那人拉了起

  来,并且刚才的问话也不是对我说的。

  “我没事谢谢。”张成把那人拉起来,我这才看出来那一袭红衣,原来是我们

  追的红衣女人在我之前抱起小女孩。她仍然抱着大哭不止的小女孩,不断的安慰着

  呼救的老头颤巍巍的跑过来抱过女孩,不断的感谢我们,看样子是女孩的爷爷

  。我弄得不好意思,我的原则是做隐藏的英雄。我和张成还有红衣女人摆脱询问我

  们姓名的老头,走到街的另一边,这是我才发现自己浑身被冷汗湿透,看看红衣女

  孩也是满头汗水,一身红色绒衣的背后从颈部到后背都被撕破,一定是我刚才用力

  太猛所致。

  “对不起啊。”我尴尬的对她说。

  她检查了下自己的衣服,微笑着说:“没事,多亏了你救我,你叫什啊?”

  机会来了,我刚想自报家门,张成抢先一步:“我叫张成,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我心想你真的是举手之劳,刚想再次报一下自己家门张成又抢着说:“小姐看

  你衣服也破了,浑身脏兮兮的,不如到我宿舍洗洗,顺便稳定下情绪,就在这条街

  对面不远。”

  我心想张成你这招真狠,但我同意,小姐就快答应吧。

  她弄了弄乱了的头发说:“好吧。”

  我和张成站在宿舍门口,约法三章,公平竞争。

  “进来吧,我洗好了。”

  我和张成推挤着进了宿舍,那女孩用毛巾挫着秀发从卫生间走出来,刚梳洗过

  ,脸上红扑扑的非常可人,我和张成一时看呆。

  “原来你们也是这个学校的啊。”她环顾四周说。

  “是啊是啊,你也是这学校的吧?”张成自然的邀女孩坐在床上,自己坐在对

  面的床上,把我搁在一边。

  “呵呵,其实我是这学校的老师哦。”她微微一笑,“但不是这个校区,我教

  东校区,广告设计的。”

  “原来如此啊,怪不得学校教师栏里没看到你。”张成边招呼我去倒杯热水边

  说,“那你贵姓啊?”

  我在一旁倒水,心想你终于问道有价值的东西了。

  “我姓晏。”她说这个字的时候提高了语音。

  “我叫张成。”张成一脸猥琐的笑容。“今天晏小姐真是勇敢啊,见义勇为的

  举动真实让人佩服,看晏小姐身手这么好,莫非学过舞蹈?”

  “呵呵,我今天也是出于自然反应,朋友们都叫我小婷。”她笑着说,“虽然

  你们是我学生但就叫我小婷吧。”

  张成在和小婷聊着,看他样子对女生应付自如,必然是情场老鸟。我端着水递

  给她,小婷看着我说:“你是王**吧?”

  我大吃一惊,她居然知道我名字,还没等我开口,她就说:“我是晏婷婷啊,

  初中同学,不记得啦?”

  我仔细看她,果然很面熟,高兴的说:“原来是你啊,我记得,初中时的班长

  ,好久没见啊,你都变得我认不出来了。”

  “变好看了,还是变丑了?”她笑着问我。

  “当然变好看了,想当年你初中时脸上都是痘痘。”我也笑着说。

  她假装生气的打我一下,“不是啊,我初中时是生水痘拉。”

  我们一直聊了很久,把张成搁在一边。小婷临走前用我手机给她打了个电话。

  我目送小婷走远,握着手机感到春天的到来。张成在一边嘀咕着:“哎初中同学,

  几年没见她都成了你老师了,看你混的。”

  “我愿意,怎么着,我就喜欢师生恋。”我回应他,然后唱着《我愿意》飘然

  离开。

  “瞧你那傻德性,我呸——”

  晚上,我回忆起初中,小婷满脸痘痘的样子,偷偷的笑醒,真是女大十八变啊

  ,现在她清纯可人的样子我敢说绝对比得上林志玲,管他什么林志玲反正她是我喜

  欢的类型,我惨了,相思了……

  第二天早上,天气仍旧是雾蒙蒙的,可是我的心情却是拨开云雾看晴天般的喜

  洋洋,因为小婷打电话邀我去初中同学聚会。我穿上最好的衣服,洗了两遍头发,

  三遍脸,擦了五遍鞋子终于准备好要出门。

  “你今天印堂发黑,头发枯燥无光,出门必走霉运啊。”张成冲到我面前神神

  秘秘的说,“还是不要出门的好,免得灾星出门殃及池鱼啊。”

  “去一边玩去,爷曾经是拜毛 旗下的,有共产党罩着,什么妖魔鬼怪也不

  怕。”我拍了拍张成走了出去。

  “喂。”张成在背后叫我。

  “干吗啊?”我回头说。

  “接着。”张成抛过来一物件,“戴在身上保险。”

  我看了看手上东西,是一金色的佛祖像挂坠。我把它戴在脖子上心想金色的链

  子装下有钱人,在聚会上撑撑面子。对张成说了声谢了就小跑走了,没想到这次张

  成真的说对了。

  聚会的地点是市中心的一个酒吧,老同学多年没叫见聊起来格外热烈,虽然我

  对很多人都没多少印象,但我的目的就是冲小婷来的。大家聊着聊着,小婷讲了我

  英勇救人的事件,惹得大家惊叫连连,在场的女生比较多,他们没想到我竟能做出

  这种事,我的这些同学的心中应该还是初中时软弱的样子。小婷讲完,大家对我刮

  目相看,很多女的靠过来,气氛变得更热烈。被一群女的围着的感觉真好,可是小

  婷在一旁看着笑我,我对她做了个无奈的表情。

  从酒吧出来,大家去了某某名门饭店吃了一顿。吃饱喝足一群人意犹未尽,一

  起逛马路。

  “嘿,注意到小美了么?”这时小婷悄悄的跟我说。

  “谁?”我问,对这个名字真没多少印象。

  “就是我们班以前英语课代表。”小婷悄悄的指了指后面,“看就是你身后走

  在中间的女孩。”

  我回头看到那女孩,和她对视,她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那女孩怎么了?”我疑惑的说。

  “你傻啊,她喜欢你哦。”小婷拍了拍我脑袋,“这次聚会我知道她来所以特

  地也叫你来啊。”

  听了这话,我有点失望,我想处的对象竟然变红娘。我又回头看了看那女的,

  戴着眼镜斯斯文文长的很是清秀。

  “喂,她初中时就暗恋你哦。”小婷说,“你觉得怎么样?”

  “我觉得不错,可是……”

  “可是什么,你别说你有女朋友了!”

  “我没有。”

  “那就上啊!”小婷把我推向后面,我很尴尬的和那女的走在一起,此时我心

  想张成如果知道了一定在一边偷笑。

  大家边走边聊,走到江边看到不远处一跨江大桥。这时有人提议。

  “看,那座桥今天剪彩通车,好像有个活动,就是看谁能第一个从桥上跑到对

  面,好像第一奖一辆小车啊。”

  “大家有没有兴趣啊?”

  “好啊,这样好不,你们男生在桥头参加比赛,我们女生去对岸,看谁第一个

  跑过来,有美女的特殊奖励哦。”

  “噢!好——”

  就这样我跟着这群激情澎湃的男人来到大桥剪彩处,在工作人员处报了名领了

  参赛牌子。我看了看号码743号,此时你可以想象有多少人挤在桥头,就准备在领导

  剪彩宣布通车的一瞬间冲出去。我仔细看了下这座桥的介绍:某某长江大桥是国家”

  九五”重点交通项目,其桥型为公、铁两用钢桁梁斜拉桥,铁路为I级,双线;公路

  为4车道,车行道宽18米,两侧人行道各宽1.5米。公路在上层,铁路在下层。铁路

  桥长10616米,公路桥长6078米,其中跨江桥长2193米。也就是说我要在桥上跑2193

  米才能到对岸,而此时那群女生已经坐船到了对面。

  等了很久,某位领导致辞了最少半个小时,然后工作人员讲解活动规则,最后

  由某位大首长剪彩通车,也就是活动开始。

  “三,二,一。开始!”随着彩带被剪断,大喇叭放出一句开始,大家一哄而上

  ,在桥上展开追逐。

  我被挤在人群后面,跑在中间,城市人大都没怎么锻炼,这时我步兵专业显出优

  势,不就是跑步么,我可是跟在坦克后面跑了两年的。我超越一个又一个,在跑到

  三分之二处,我已经是前二十,隐隐约约能看见终点处有人在呐喊,我幻想着小婷

  为我大声呼喊,于是我卯足了劲向前面跑,逐渐超到第八名,眼看就差几百米到终

  点,我已经能看到终点线的红丝带,红色,突然一片红色出现在对面终点处,我感

  到一阵恐慌,不知道为什么。我放慢速速跑,周围人也都减慢的速度。对面雾蒙蒙

  的看不清,只能看到一片红色。接着我听到锣鼓唢呐的声音,震耳欲聋,有种震撼

  心灵的感觉,我突然感到恶心,蹲在地上,此时我突然在剧烈运动时停下,身体技

  机能调整不过来,一股压迫感袭来,我的脑袋涨的快要爆炸。我没注意周围,周围

  的参赛者都已经倒在地上了,我抬头看向终点,还是那片红色,但能隐隐重重的看

  到很多人的身影,是一群穿红衣的人正从终点处通过。

  “黄泉取婚……生人勿进……咚……咚……”

  我听到有人在一直在喊什么,声音有种说不出的诡异,发闷带着回音好像从一

  个山洞里传出。我感到我快晕了,视力变得模糊,手脚开始没有知觉,头晕目眩,

  我慢慢的闭上眼睛,就在我失去意识的刹那,我听到另一个声音。

  “啊……救命啊……”

  这声音如此熟悉,是小婷的没错,我强忍眩晕感,挣扎着站起来,扶着铁栏杆

  一步一步往前走,我听到小婷的声音是就是从前面传出。近了,近了,我告诉自己

  千万别晕,越往前走我看的越清楚,雾中是个很多人的队伍,集体穿着红色的衣服

  ,从东向西行进,正从我面前经过。我努力集中快涣散的视力看到,人群中有顶大

  红花轿,被八个人抬着,我脑中想这不会是迎亲队伍吧。我刚想着,轿子已从我面

  前过去,突然轿子的窗口出现个人脸,我顿时冷汗直冒轿子里的人是小婷,她面目

  表情惊恐状,大叫着什么,但已经走远我不能听见。

  小婷有危险,我告诉自己。我仿佛回光反照,身上又充满动力,迅速跑到红色

  的人群里,追着前面的轿子,大喊小婷。可前面没有丝毫停下的意思,我努力去追

  ,可是队伍行进的速度比我想象的快很多,不知不觉我已近落在队伍最后,我跌跌

  幢幢的追着,不知怎么摔了一跤,我爬起来猛地发现一红衣男子站在我面前,面无

  表情的看着我。我看到前面的队伍快要消失在雾中,正想去追,那男子挡在我面前

  “黄泉取婚,生人勿进。”他对我说,语气阴冷没有任何表情。

  我从他的穿着看出是那取婚队伍中的人,推开他就去追。

  “挡路生人,落魂陪葬。”

  我听到他在我身后阴阴的说了句,突然一条铁锁链套在我脖子上,我被猛地一

  拽躺在地上,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拖着向后拽,我双手掰着铁链不断挣扎,那

  人拖着我走到一个墓碑前,慢慢的往下走,是的,是往下走,墓前似乎有个黑洞。

  我感到无比恐惧,逐渐没了气力挣扎不了,意识也开始变得模糊,我想我快死了而

  不是晕了。

  “啊——”忽然一道金色光芒从我胸口射出,仿佛火烧似得疼的我大叫,不知

  为什么不仅是我在叫,那个人也在惨叫。没一会儿,惨叫消失,金色的光芒也慢慢

  消散,我感到虚脱无力,慢慢闭上了眼睛,冥冥中听到一句:

  “阿弥陀佛——”

  未完待续……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