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小的时候就被亲戚们说成傻孩子,在他们心目中,我没有表妹们心眼多,总吃亏;我爸妈也总开玩笑说,这个傻闺女长大嫁不出去,咋办。

  我可能是挺傻的。小时候,城市里还没有很多的高楼大厦,大家住的都是平房,有的人家便在院子里种了很多蔬菜,我和我的小伙伴们有时眼馋人家种的东西,就时常密谋半夜三更去拔人家的菜回来,(嘿嘿,别bs我,小孩子总是好奇)。有一次,大家确定我为放风的,于是我就守在人家贴胡同的窗根儿下,他们拔完了菜也没人告诉我一声,我守了好久,走也不敢走,呆那儿还提心吊胆,直到我妈看我那么晚没回家,就问邻居家的小孩儿,这才把我找着,领回家了。

  还有一次,我和我表妹,还有邻居家的一对姐弟去拔人家葱,被那家小女孩儿发现,我们撒腿就跑,那对姐弟转眼就不见人影儿,我就听见身后面那个小女孩在哭,不知为什么,我忽然停住了,返回头去安慰她,并帮她把他们家的葱又插好。回去之后,自然又遭到那对姐弟的嘲笑,笑就笑吧,又不是第一次了。

  上四年级的时候,一个好朋友上我们家来玩,她在三年级时转到别的学校去了,临回家时,把她的乒乓球拍落我们家了,我当时很着急,骑着车子就给她送了回去。她家还真不近,骑车也有20分钟,到她家后,她妈还说,这孩子,真是,还给送了回来,下次让XX(我好朋友)顺便取回来不就行了么。

  大概8、9岁那年夏天,我和小表妹去江沿儿(江边,松花江流过我们市)玩,当时天很热,她想吃雪糕,于是我花了2毛钱给我俩一人买了一根,想想又给我姥姥买了了一根,我们俩就一边吃一边走了回去。等我俩把自己的雪糕吃完了,我姥姥的那根已经化的在滴水了,我想这可怎么办,添一添吧。于是我们俩你一口我一口添了起来,终于到家了,那雪糕都快剩杆了,看着那么大的雪糕就剩这么小了,很想哭。我姥姥却笑眯眯的说,这样好吃。当时怎么也想不明白,都剩这么小了,姥姥为什么还很高兴;现在怎么也想不明白,当时为什么不在家门口买,非得从那么远的地方带回来。姥姥已去世多年,这个问题永远也不会有答案了。

  就这样看着天上的白云悠悠,清风淡淡,在没心没肺没烦恼中一点一点长大,小学毕业,中学毕业,大学毕业,一直到来到北京。

  大学毕业那一年是并轨后很多年了,到现在也没搞明白什么叫并轨,只是知道国家不再帮毕业生找工作了。我上大一那年夏天,一大堆别的专业的师兄师姐们坐在操场上哭,辛辛苦苦考上大学,国家却不包分配了,他们怎么办。我看着他们觉着很纳闷儿,国家不再负责就业,有手有脚难道自己不能出去找工作,难道就一定会饿死。

  后来我毕业了,就来到了北京,我是我同学中第一个到外省找工作的人,当他们看到我来到北京,并且发展不错,这才陆陆续续也出来了。

  那一年工作还比较好找,我就到了一家台资公司。当时公司以销售语言资料为主,培训部门是后建立起来的,大主管,二主管和我三个人把这个部门做起来的。我当时的信念就是,不管做什么,一定要全力以赴,尽管你的能力有限。由于是一个新人,对什么都不熟悉,所以经常主动加班到后半夜3、4点钟,休息的时候也来公司学习;有时别的部门的人看我是新来的,便会推给我一些不是我的工作,要好的同事说,你怎么那么傻,那又不是你的事。但我想多了解公司的情况,也不推辞,因为我要在最短的时间学到到别人多年的经验。有时太晚了,就睡在公司里,总之我的事情就一定做完,做好。从来没迟到或早退过,用心工作,自信比别人做的好。喜欢我的工作,因为这是我的选择,选我所爱,爱我所选。尽管我后来离开了公司,我从来没有后悔过我的付出,是企业文化为我树立了一个积极向上,乐观的人生楷模,让我去效仿;尽管后来有一些人事上的纠纷,我还是要感谢公司里的每一个人,有赞扬,有批评,是他们在我成长的道路上给我那么多的帮助;也十分珍惜当初面临的压力和挫折,因为它们会在我以后的人生道路上提高我的心里承受困难的能力和面临困难时的应变能力。不知道为社么,当我承受着一种压力或面对着一个困难时,我总是会把它看成上天赐予我的厚爱,一种眷顾,我不会怨天尤人,反倒会感恩,我总是认为:年轻的时候多吃点苦,磨练一下浮躁的心,总比老了的时候,再面临这些问题时的不知所措要好,毕竟不经风雨,见不到彩虹嘛。

  后来部门人手越来越多,后来发展到最多时70多人。部门大了,就会有分支,于是公司成立了一个新的部门,由于我的一贯良好表现,老板任命我作为新部门主管,当时工资是3000多。作为主管自然更加不敢懈怠,总是部门中最早到公司,最晚离开,关心每一个下属,认真完成老板交下来的任务。大概我走的是亲和的管理路线,我的下属和我关系很好,他们有事都愿意和我说,而我也会积极为他们向老板争取最大利益。

  就在这时候,他出现了,他就是我《细数那个爱我的男人让我感动的数个片段》的男主角,暂时叫他小黄吧(嘻,有点像小黄狗)。小黄那年上大三,小我两岁,到我们公司做兼职,不知他哪来的勇气,见了我两面就开始追我。当时公司里有一个刚从美国回来的男孩Peter也在追我,我面试的Peter,他对我颇有好感,可能是受了西方文化的影响,他不管人多人少,总是问我“would you marry me?”我就和他半开玩笑地敷衍过去,直到有一次我去他办公室,就他自己在,他突然从后面抱住我,我一把将他推开,怒斥他不许有下一次,他看我真的怒了,赶紧说sorry。打那以后,Peter 看出来我确实对他没意思,这人也真是现实,立马去追公司里的另外一个新来的女孩儿去了。我心里不免有点失落(嘻,小女人的虚荣心作祟),想着男人怎么都这样啊,情感居然像自来水,收放自如。后来经理告诉我,Peter确实苦恼过一段时间,既然没有希望,就放手吧。但是当时对男人的看法不免殃及到小黄身上,所以他开始追我时,我对他也是不冷不热的。

  小黄是广西桂林人,是那种外表南方,但骨子里很北方的男孩儿。他不高,眉清目秀,白白净净,皮肤比我还好,在北京呆了3年,有些习惯很像北方人,爱吃面条,也吃沾酱菜,爱呼朋唤友一起吃吃喝喝,花钱很大方,对自己倒有些小气。他很细心,也很体贴,我则属于慢热型,后来慢慢被他感化了,才开始欣赏起他的好来了。和他在一起,我很幸福,有多幸福,大家可以参看我早先一个帖子《细数那个爱我的男人让我感动的数个片段》

  尽管公司为我提供了很好的待遇,我还是想谋求更好的发展,毕竟3000块钱并不多,而且有些人事斗争很复杂。当时大主管和二主管之间矛盾很激烈,大主管属于很有心计的人,时常在我面前说一些二主管的坏话,并且暗示我支持她,赶走二主管,我得承认,大主管是对我很好,但是我也很了解二主管的为人,挺单纯,爱闹,爱开玩笑,所以博得老板和经理们的欢心。如果当时,我依附于大主管,帮她说话,打压二主管,大主管是会把我提到二主管的位置上,我会更吃的开,但是,我做事凭良心,没有帮她,此后大主管总是怨恨我,给我穿小鞋儿,什么事都挑剔我,在这种复杂的关系中,权衡利弊,于是我辞职了。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在家里,没有工作,当时考虑去上研究生,再补充一些知识。但是那种长期在公司里作为主管的运筹帷幄,指挥若定,受人拥戴的成就感时时席上心头,于是我放弃考研,来到现在这家培训机构。以我的经验和有过管理背景的资历,很容易就得到这份工作,当然我现在的工资比那时多了一倍还多,再加上我空闲时间很多,便做了一些兼职,谁会嫌钱多呢。后来一不小心也有了10多万的存款。

  那时,小黄已经毕业了,在一家国企的外贸公司工作,户口解决在北京。但他的工资并不多,才1000多块钱,他自己都不够花呢,所以我很少让他为我花钱,除非吃饭,都是他掏钱,而且他专挑好吃的地方吃。我自己的化妆品,衣服都是我自己买,没让他掏过钱,而且我向来不认为,男女谈恋爱,就什么都让男方花钱,我自己也是大学毕业,能赚钱,干嘛什么都靠他呢,更何况我比他赚的多呢。

  小黄总觉着自己赚钱少,怕我委屈,所以他工作很努力。2年后,他熟悉了业务,并有了自己的一批客户群体,工资开始比我的多了,后来他时常出国,加上单位提供的补助、津贴,是我的3倍多。不知为什么,他很信任我,那时我们还没结婚,他就把他所有的工资卡,公司股份分红卡,公积金卡,储蓄卡统统交给我管。虽然我可以任意支配里面的钱,但是我总觉着它们不是我的,我也就从来没用过。

  早在3年前(2003),小黄就开始计划着买房结婚了,那是他才25岁,刚毕业2年。当时我们定了一套玉泉路的翠谷玉景这套楼盘的房子,但是他要买公司的股份,就又把钱拿了回来,否则现在已经住进去了。也是03年,他计划好每年的工资,分红,提出后年结婚,我只当他在开玩笑,也没在意;04年他又提出这件事,我说考虑考虑。说实话,我当时真的不想结婚,我守着一份很真的爱情,可是还想保留一点自己的空间。我妈打电话催我说,你又犯傻了,这么好的孩子,又能赚钱,又让着你,你咋还不结婚?于是终于在05年初去领证了。之后,他就经常出国了。前两天,他给我打电话,我又想起这件事,便问他,当时为什么急着领证,是不是他不在,怕我跟人跑了?以前他总是回答我,对对对,是是是,直到这一次问烦了,他才说,还不是想让你有个家…..当时我的心暖暖的。

  在我们领证的时候,他什么也没送我,戒指、房子、车子,连个手电筒这样的家用电器都没送我。当时我的同学的观点分为两种,一种是生活在国外的不了解他的同学认为:什么都没有,为什么还嫁给他,难道我嫁不出去么?另一种是我身边的也熟悉他的同学认为:我找到了一个好人。我到现在也没想明白,当时为啥嫁给他,我只知道我没后悔过,以后也不会后悔。

  05年底,我们用自己攒的钱加上一部分跟家里借的,买了一套北京四环边上的房子,132.29平,总价82万,首付40万,大部分是我俩赚的,说好了,向家里借的钱要还的。我认为,父母把我们抚养到成人,我们不应该再向家里要钱了,即使是买房子,相反我们要开始给父母钱,让他们为我感到骄傲。这时表妹打来电话,说他们也买房子了,是她男朋友家里给拿了20万买的房,并且不断地说我傻,说结婚就应该男方家里把房子准备好,不然谁嫁给他,更别说还钱了。想法不一样,我也没必要要求别人按照我的思维去想问题。

  现在开始要装修房子了,老公在国外,全都要我自己作主。他不在,愈加怀念他的好,被他纵容的有点近乎白痴的我,要一点点来组建我们的家,想想他,就不觉着辛苦。我想我还是会这样傻下去,傻傻地和他过日子,傻傻地变老,傻傻地变成他手心儿里的宝,就像两只傻傻的小老鼠在冬天躲在暖暖地小屋里,相互依偎着取暖,亲昵………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